第18期:跨越时空,看“教师节”前世今生

日期:2018/09/07  来源:广西新闻网  字号:[ ]

金秋九月,硕果飘香,祝福飞扬。再过几日我们即将迎来第34个教师节,“天底下最可爱的人”迎来了属于自己的节日。我们借此机会,将“情”化“礼”,为老师道上一声“辛苦”。然而,教师节的日期当年为什么设立在每年的9月10日,教师节的问世有什么时代背景……这些却很少人知道!那么,在教师节来临之际不妨跟小编跨越时空,看“教师节”的前世今生。

教师节释

(图片来源:1985年9月7日广西日报)

早在周代之前,便已开始有“教”了。图(A)是甲骨文。这字,由图(A1)、(A2)、(A3)三部分组成。图(A1),是“爻”,音yáo,读肴,是上古以长横短画构成的《易》卦的基本符号,先民以这些斜正交错的线条形成的“爻”来表示物象的“变化”、“变动”、“吉凶”……知识无穷,人必须学;所以三千多年前,孩子便须学习“爻”象。图(A2),是学“爻”的孩子的“予”。图(A3),是手执扑鞭的形象。这三部分合起来,以“爻”表意兼表音;以“子”和“餐”(图A3)”表意;这就成了以手执鞭教孩子学知识的“教”字。“教”的本义是“施教”、“训诲”。即《诗经》:“饮之食之,教之诲之”。辨字形,审字义,可知古代施教是要靠棍鞭的,但这棍鞭今天已作为“指示”之用的教鞭了。这个会意、形声字,到了春秋时代,便演变成图(B)形,棍鞭和手已变成“餐”旁了。于是在这基础上,发展为秦篆(图C)、汉隶(图D)和今天的楷书(图E)的“教”字。

“师”,也是个形声字。左面的部分(图CA1)表音,原读“堆”,又读“诗”。右面的部分(图A2,后讹变为图C1)原是一幅丝帛形,也是古代系在腰前的“围裙”样的“佩巾”的形象。后来,这种腰前“佩巾”成了有地位的高贵的人穿的“命服”(古代官员按其等级所穿的衣服),古代老师是要穿“命服”的。“师”,古本表示“众C多)”,有“治众”之意,管理之意。这就是说当教师的,不仅要教,还得要管;既要教书,还要教人。这个形声字从甲骨文(图A)、金文(图B)发展到秦代小篆(图C)时,声旁和形旁都变了。于是在这基础上发展为奴隶(图D)和楷书(图E)。隋唐时代,出现“师”的草书(图F),后来便根据“草书楷化”的原则简化成为今天的“师”字(图G)。

从上述字源看来,教师工作,在我国已有近三千年的历史了,从前,敬神的人家要安上“天地君亲师”的牌位,可知教师受到何等的尊重(当然,今天“师”的涵义,与封建社会已迥然不同)。自古提倡“尊师重道”,今天我们更要“尊师重教”了。(A)(A1) (A2)(A3)(B)(c)(D)(E)(A)(A1)(A2)(B)(C)(C1)(D)(E)(F)(G)(陈政)

(据1985年9月7日广西日报)

教师节的来历

我国近百年来,先后共有四次规定的教师节

6·6教师节1931年5月,教育部邰爽秋、程其保等人士,鉴于教师责任艰巨,便发起联络京、沪教育界人士,把每年6月6日定为“教师节”。并发表“改良教师待遇,保障教师地位,增进教师修养”的宣言。

8·27教师节1939年,国民党政府为了笼络教育界人士,决定以中国教育家孔子的诞辰8月27日为“教师节”,并颁布了《教师节纪念暂行办法》。但由于当时中国已进入全面抗战时期,山河破碎,这个教师节一开始就毫无影响,因此未能施行。

5·1教师节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共同商定,废除旧中国定的“6·6教师节”和“8·27教师节”,将教师节与“五一”国际劳动节合并在一起。但在每年的实行中,显现不出教师节的特点,大家只知道每年过的是国际“五一”劳动节,而不知道在过教师节。

9·10教师节1984年12月9日,时任中科院院士、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的王梓坤教授倡议,恢复建立中国教师节。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当时的《北京晚报》。第二天,《北京晚报》刊出文章,题目是《王梓坤校长建议开展尊师重教月活动》,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12月15日,北师大的钟敬文、启功、王梓坤、陶大镛、朱智贤、黄济、赵擎寰等人联名,正式提议设立教师节。这一提议得到全国教育界的支持。1985年1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作出决定,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我国的教师节,以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发挥人民教育工作者的积极性,恢复我国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9月10日,又是新学年的开始,学校要有新的气象,师生要有新的感觉。新生入学伊始,即开展尊师重教活动,可以给教师教好学生创造良好气氛。(冯玉璋)

(据2006年9月6日南国早报)

1985年广西隆重庆祝第一个教师节 

1985年6月23日广西日报截图

1985年九月十日是我国第一个教师节,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出通知,转发了区教育厅、区教育工会《关于隆重庆祝第一个教师节的报告》。《报告》中要求,庆祝活动要既热烈隆重,内容丰富,又广泛深入,形式多样。通过庆祝活动,真正体现教师是最受人尊敬和羡慕的职业之一,使全社会逐步形成尊师重教、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良好风尚。同时,激励教师的光荣感和责任感,鼓舞他们终生致力于人民的教育事业,为发展我国的教育事业,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作出更大的贡献。

《报告》对教师节的活动作了布置,提出在教师节期间,各地各部门可采取各种方式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在教师节前,各地要在教师队伍中进行一次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的检查,扎扎实实地把党的知识分子政策落实好。教师节前后,各地要号召各行各业,根据本行业的特点为教师为学校办一两件好事,为形成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开一个好头。

《报告》中还要求:教师节前,各级教育部门和工会、共青团组织要对广大教职工进行一次师德教育,深入开展为人师表活动,号召广大教育工作者在教育改革、提高教育质量和教学科研工作中作出新的成绩,以实际行动迎接第一个教师节的到来。(文方)

(据1985年6月23日广西日报)

为人师表 无上光荣

1985年南宁各界隆重举行庆祝首届教师节大会

庆祝首届教师节(宣传画)廖艺作。刘振业摄影(图片来源:1985年9月10日广西日报)

1985年9月9日,自治区庆祝首届教师节暨表彰先进教育工作者、尊师重教先进单位大会在南宁剧场隆重举行。区教育厅和区教育工会授予何桂瑛等四百一十二位自治区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的决定。自治区领导向荣获区先进教育工作者和十六个尊师重教先进单位代表颁了奖。

(据1985年9月10日广西日报)

经过不断的演变,“教师节”才得以为人熟知,发展成为今天的重要节日。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所说到:“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斯大林也曾说过,“教师是人类的灵魂工程师”。

在广西,有着许许多多敬爱着自己的事业的“灵魂工程师”,“校长爸爸”莫振高、“拐杖老师”李朝文、献身教育六十几载的黄永腾、情系山里娃的“80后”特岗教师夫妻李丕昆和宋英兰等等,敬爱着自己事业的“灵魂工程师”们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培育着未来的希望。

2014年10月,莫振高到贫困学生家中家访。张一幸 摄(图片来源:2015年3月18日广西日报)

莫振高——坚守“教育的灵魂”

一位近代教育家曾说过:教育之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成其池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在都安高中任教37年,莫振高爱生如子。学生是他毕生的事业,也是他生命的全部。他常说:“爱是教育的灵魂,我是党培养的人民教师,要有仁爱之心。”在学生心里,他是校长,更是慈父,同学们都亲切地称他“校长爸爸”。

2015年3月15日上午,细雨纷飞,寒气沁人,都安瑶族自治县整个县城沉浸在悲痛之中。465个花圈、数百米长队伍、上千名群众……他们胸戴白花,手举花圈,依依送别都安高中校长莫振高。莫振高走了,带着对孩子们无尽的牵挂与期望走了,他走得荣耀,走得其所!

(据2015年3月18日广西日报)

“拐杖教师”撑起大山的希望

图为李朝文正在给孩子们上数学课。记者 黄远来 摄(图片来源:2017年11月27日南国今报)

上世纪70年代,山区交通十分不便,教师紧缺。李朝文是东起乡长丰村人。1978年高中毕业后,东起乡紧缺老师,他没有过多的考虑,留在家乡做了一名民办老师。当时,李朝文被分到东起乡古黎屯的一所小学。1999年,古黎小学撤并,他就跟着部分学生来到长丰小学。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孩子们或随打工的父母外出,或迁到东起乡中心校就读。长丰小学的学生逐年减少,教师也越来越少。

到2009年,长丰小学就只剩下李朝文一位老师了。李朝文说:学校太偏远了,年轻老师不愿意留下来,这情有可原。但如果我不留下,这儿的孩子谁来教?只要学校不撤并,我就坚持到最后,决不能让一个孩子因为缺老师而上不了学。

在1986年春季学期的一次家访途中,李朝文不慎将左腿摔伤。受当时的条件所限,腿伤没有得到系统治疗,以致落下残疾,至今仍有一块钢板在腿内。他不得不拄起了拐杖。那年,他还不满30岁。就这样,李朝文拄着拐杖坚守在三尺讲台上,直到如今。

(据2017年11月27日 南国今报)

黄永腾:“我想永远做个快乐的孩子王”

黄永腾和孩子们在一起。

黄永腾,一位年近80岁的老人,他在本应安享晚年的年纪,却依然奋斗在最前线,不辞辛劳地日夜忙碌着。他扎根祖国边疆,将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他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从16岁开始,他一直在防城从事教育工作,至今已经六十几年,当有人问他为何退而不休依然拼命工作时,他回答:“这是我的追求,是我坚持一生的信念。”

黄永腾对待工作称得上是“拼命三郎”,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达到自己的目标,他放弃了无数个节假日,长时间超负荷的工作终于让身体发出了抗议,他一共动过四次刀,他笑称自己是“四刀不倒”,实在幸运。

虽然黄永腾说自己是“四刀不倒”,其实每一次手术都给他带来巨大的损伤。现在的黄永腾带着一身伤病,“周期性偏头痛,习惯性脚抽筋,耳鸣严重了,嗅觉失去了……但是我没让自己倒下,我还要为教育做点事,我用乐观的态度一直坚持着。”黄永腾如是说。 

(据2016年9月11日当代生活报)

情系山里娃 爱满山旮旯——“80后”特岗教师夫妻

南山小学长田分校位于北流市距离市区60多公里的大山深处。这里没有网络,基本上不了QQ、微信,但“80后”特岗教师李丕昆、宋英兰夫妇却主动请缨,来到这个偏远的教学点任教……

这一对夫妇,用同一份真情,同一份留守,编织着山里娃五彩缤纷的读书梦,让孩子沐浴阳光快乐成长。

“真打算一辈子在这里教书吗?”尽管安家立业在此,但旁人总会有这样的疑问。对此,李丕昆十分坚定:“教好孩子是做教师的本分。山村教学工作看似简单枯燥,但我却觉得充实快乐,年轻人吃点苦没啥,我俩愿意在这里工作一辈子!”

(据2015年9月29日广西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