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秋平“人生轨迹从此无法绕开神秘的花山”

日期:2018/11/15  来源:新华网_新华社  字号:[ ]

2016年7月,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景观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实现了中国岩画申遗“零”的突破。记者近日采访广西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朱秋平时,他对申遗成功那一刻仍然记忆犹新,激动不已,并回忆起与花山岩画“打交道”的日日夜夜。

花山岩画地处广西崇左市左江流域,绘制年代可追溯到战国至东汉时期,岩画地点分布之广、作画难度之大、画面之雄伟壮观,为国内外所罕见,具有重要的考古科研价值。花山岩画是古骆越民族留给后人的一部“无字天书”,充满神秘色彩。

“20世纪80年代,我在花山附近一所小学当老师,曾带着学生去花山春游,当时,我被花山崖间那斑斑点点的红色画迹震撼了。1991年我调到宁明县文物管理所工作,人生轨迹从此无法绕开神秘的花山。”朱秋平说,从当初的“一见倾心”,到后来“苦乐相守”20多年,是自己与花山岩画命中注定的缘分。

多年研究花山岩画,朱秋平记录了数十本笔记近100万字,收集了从20世纪50年代起花山岩画研究的所有重要文献和纪事,业内人士称其为花山岩画的“百科全书”。

“历经2000多年,日晒雨淋,崖壁出现严重病害,不少岩画因岩块风化剥裂而掉落。”朱秋平告诉记者,对其进行保护加固迫在眉睫,但是,岩画保护又是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中的难题。

“要防治病害,必须改造地质环境,提高岩画本身抗自然应力破坏的能力。一些专家曾提出对岩画进行锚杆注浆加固、防渗堵漏、立壁喷涂硅胶等治理保护设想。为考察方案的可行性,我们五次攀上花山山顶进行现场勘测,发现这些设想可能会改变岩画的周围环境,不可行。”朱秋平说,对花山岩画的修复只能顺应自然去寻找更科学、具有可持续性与可操作性的保护手段。

2000年,朱秋平参与编制的花山岩画保护维修方案上报国家文物局,请求组织专家对花山岩画病害进行会诊,确定保护维修方案。当年6月,国家文物局通过了该方案。

从2001年开展“花山岩画病害机理及保护治理研究”开始,朱秋平无数次来到花山,白天进行勘察,晚上就睡在山脚下。朱秋平和专家筛选出保护加固材料,经过多次实验室、现场反复试验,最终敲定并经专家评审通过。此后,相关部门分三期对花山岩画实施抢救性修复保护工程,以对文物本体“最小干预”为原则,实施岩画开裂部位的抢救性加固。在这期间,朱秋平倾心守护着花山。“工程结束的时候,我感觉欣慰无比。”

为研究和保护花山岩画,朱秋平呕心沥血。2006年8月2日,天气十分炎热,他背着摄影包爬上几十米高的脚手架查看岩画病害情况,没想到惊动了筑巢的大黄蜂,黑压压的蜂群顷刻间向他“扑”来,后被同事送到县医院紧急治疗,身上蜇口竟有40多处。医生说幸亏是黄蜂,如果是马蜂,命可能就没了。至今,朱秋平提起这事儿仍不胜唏嘘。

申遗成功后的花山岩画“出名了”,每年都有大批国内外游客慕名而来,这也为岩画保护带来了新的挑战。朱秋平和同事们加强巡查监测,实时观察岩画周围环境、崖面温度、颜色变化等情况。朱秋平说:“对花山情感早已割舍不下,我就是想守着花山,为保护好这份人类文明遗产出力。”